胡律师:13306647218

公司破产清算员工怎么{公司面临破产清算}

时间:2021-07-09 15:40:03

利用虚假诉讼骗取公司清算财产,本以为可以渡海,没想到在检察院的深度调查下,不仅虚假诉讼案脱颖而出,而且他指使的10起虚假仲裁案也被查了出来.

“我已经向法院申请执行翻案。要不是你提醒,我们还不知道有人伪造员工仲裁‘工资’。现在公司的财产有望收回。我代表其他债权人感谢你……”近日,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检察院检察官接到江苏某科技公司资产经理杨超(化名)的电话。这一提醒源于不久前发生在灌南县的一起虚假诉讼案件。经法院依法监督,不仅案件水落石出,涉案的10起虚假仲裁全部撤销。

申报虚假债权被举报

2020年9月,灌南县检察院民事检察部门接到举报称,张某在某科技公司破产案中申报的债权为虚假债权,其与该公司的民间借贷纠纷涉嫌虚假诉讼。医院立即对该线索展开调查。

经调查,张是一家科技公司的员工。他利用自己在灌南的社会关系,为公司办理手续、借钱。自2012年以来,张作为贷款担保人,为科技公司向孙等人借款。2018年4月,科技公司停产,老板委托张办理员工工资清算、诉讼等后续事宜。由于担心孙谋等人的债权不能全部清偿,他作为担保人承担连带责任。得知公司资不抵债,张以180万元工资给自己写了一份借款协议,并以公司名义向自己借款100万元,将借款协议日期提前至2017年3月10日。

2018年10月,张向灌南县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科技公司按协议约定及工资条支付财产,并指派公司法定代表人应诉。随后,根据张某的意思表示,公司法律事务部以公司名义与张某达成调解,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在张申请强制执行期间,法院认定公司严重资不抵债,于2020年5月28日裁定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张依据该民事调解书申报债权。

2020年11月,灌南县检察院查明案件事实后,向法院发出再审检察建议。再审后,法院撤销张某的民事调解书,驳回张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有了定论,但办案过程中发现的一个问题让承办检察官深思。与民事诉讼相比,仲裁更自由、更便捷,双方都有更大的操作空间。既然张想到采取虚假诉讼程序骗取公司清算财产,他是否也利用了公司涉及的10起劳动仲裁案件?

上演“讨薪”骗局

灌南县检察院立即对科技公司的一系列仲裁案件展开调查。在调查过程中,承办检察官发现,清算开始后,以科技公司为被申请人的仲裁调解案件有150余起,其中周等10人与该公司存在一些不寻常的仲裁调解案件。

2019年12月,周、尹某某等10人来到灌南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声称自己是科技公司员工,因公司停产,想申请发放工资。随后,张派公司法律部代表公司与周等人进行调解。据此,灌南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制作了10份仲裁调解书,内容为解除双方劳动关系。公司于2019年12月23日前一次性支付周等10人工资,双方未发生其他劳动争议。在取得仲裁调解书的当天,周等10人根据仲裁调解书向灌南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被申请人c

针对本案可能存在的伪造劳动债权关系,检察机关通过把握虚构事实、伪造证据的特点,制定了详细的侦查方案,调取了工资支付表、纳税申报表、工资支付银行开户及流水、社保、纳税等。未发现涉案10人的相关记录,公司会计师程也证实这10人并非公司员工。

“我看他们申请执行的文件时,发现了一份委托书,上面写着委托张收取10人的执行款。在公司破产债务清偿顺序中,员工工资排第一。张某利用这一规定,极有可能找10个人提起虚假仲裁,以获得优先赔偿。”承办检察官告诉记者。

查清事实撤销全部虚假仲裁

由于涉案人数众多,且部分人员不在本地,案件难以突破。上报连云港检察院后,上、下级法院及时启动一体化办案机制,进一步夯实虚假仲裁证据基础。

“我们成立了以检察官为主体、侦查人员为补充的‘侦查突破队’。为了防止共谋或因泄密而逃跑等问题,这10名“公司员工”根据所在城镇进行分组。市、县检察院将同时联合乡镇派出所干警,按照预先制定的纲要进行短期集中突破。”灌南县检察院检察长张莉介绍。

经审查,10人均承认不是公司员工,仲裁相关证据系张伪造。“我为公司担保贷款。现在公司破产了。我害怕承担还款责任。我就是想拿个工资报销,拿优先提前拿到钱。”在证据面前,张承认了虚构的优先受偿的事实。

2021年4月,灌南县检察院向灌南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发出检察建议,要求纠正虚假仲裁调解书。4月15日,灌南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撤销10份虚假仲裁调解书。次日,灌南县检察院依法向灌南县法院执行局发出检察建议,指出张某某、周等人共同捏造事实取得虚假仲裁调解书后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所依据的仲裁调解书已被撤销。建议责令周等10名申请人返还财产,拒不返还的,强制执行。

“下一步,我们将对全市破产领域的虚假诉讼、虚假仲裁案件进行梳理,总结案件规律、常用手段、调查方法等。并与公安、法院和市场监管部门建立工作协作机制,最大限度释放检察监督。有效性。”连云港市检察院第五检察厅厅长黄桂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