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怎么查公司破产清算进度!全国首个破产信息公开平台深圳诞生谁破产了

时间:2021-07-17 13:42:42

文/林园汪东兴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完善优胜劣汰的市场化退出机制,完善企业破产制度。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加快僵尸企业重组整合或退出市场。今年的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到,处置“僵尸企业”应视为化解产能过剩的“牛鼻子”。

破产法律制度是市场经济法律制度的重要支柱。长期以来,破产信息披露在我国是一个空白。1993年,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成立了全国第一家专门审理企业破产案件的破产法庭。20多年来,深圳中院坚持破产司法机构专业化、人员专业化、管理规范化的发展道路,开拓进取,积极创新。近日,深圳中院开发建设了破产信息披露平台,这也是国内首个全面披露破产信息的平台。

破产案件的当事人范围更广

破产是指当债务人的全部资产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债权人将通过一定的程序平均清偿债务人的全部资产,使债务人可以免除其他不能清偿的债务。如果能够快速便捷地获取破产信息,将会对利益相关者产生很大的影响。例如,一家公司在债权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破产了。因此,债权人未能及时在法院登记并参与破产财产的分配。往往要等债权人意识到分配已经结束。

1月21日,深圳破产信息披露平台试运行。这是继审判流程公开、裁判文书公开、执行信息公开三大平台实施后,深圳在司法公开领域推出的又一创新举措。通过登录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网(www.szcourt.gov.cn),可以查询破产审判的相关规定和进展情况,也可以根据公开的联系方式直接联系官方法官。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司清算与破产法庭副庭长岳表示,破产案件与普通民商事案件的区别在于当事人范围更广,一个破产企业涉及员工、债权人、股东等。并具有更广泛的社会影响。在一些上市公司的破产案件中,可能涉及数万人。信息披露可以使利害关系人和法官更容易查询和了解进展情况,有利于市场清算。“很多企业已经进入破产程序,其债权人对相关信息不是很清楚。债权人会议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破产信息披露平台恰恰给了破产案件当事人一条查询信息的路径,也有助于社会信用体系的健全和完善。”介绍道。

从更高的层面来看,破产法律制度的完善将为市场经济法律制度提供重要保障。深圳中院为深圳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助力经济转型做出了巨大贡献,为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积累了丰富经验。许多先行先试的做法被吸收到司法解释中,得到最高人民法院的充分肯定。

去年,该省40%的破产案件得到审理

这已经不是深圳中院第一次走在大局的前列。1993年,深圳成立了全国第一家专门审理企业破产案件的破产法庭。

据了解,深圳法院的破产审判非常艰巨。深圳市场经济发达,商业主体众多。深圳中院受理的破产案件主要涉及证券公司、上市公司、房地产企业、生产加工企业以及大量“僵尸企业”。近年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并审结的破产案件数量逐年增加,呈现加速增长趋势。

就在去年,深圳最早上市公司深圳新都酒店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结。2015年9月15日至2015年12月28日重整计划完成,深圳中院仅用时101天,是全国市场支配地位条件下上市公司挽救最快的时间。该案成功挽救272个就业岗位,清偿债权741,106,038.29元,为24,379名投资者挽救了股票价值,为深圳预留了一家主板上市公司。该案改变了以往上市公司重组只注重债务重组、简单清壳的审判模式,将后续操作纳入重组方案,赢得了债权人和股东的双重认可,也为下一步的重组重组重组探索了一条可行之路。

随着破产信息披露的深入,深圳中院将在条件成熟时,逐步通过12368电话服务热线、短信、微博、微信、电子公告屏、触摸屏等方式实现披露。

深圳破产审判经验

与市场同行探索新的破产审判机制

改革开放以来,深圳经济特区坚持市场化改革,积极探索破产法律制度,创新破产审判体制机制,努力为企业退出市场提供规范有序的法律环境。自1993年我国第一家破产法院成立以来,深圳在破产审判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坚持破产司法机构专业化

时间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当时破产案件日益增多,规范破产法律制度刻不容缓。1993年颁布,《深圳经济特区企业破产条例》。也就是在这一年,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成立了国内第一家破产法院,专门审理企业破产案件。

深圳破产审判不仅案件数量多,而且大案要案也多。早在成立之初,破产法院就依法审理了财贸集团公司、金海实业公司、兴川锗饮料公司的破产清算案件。1999年的广国投破产案被称为中国企业的第一起破产案。2007年华茂学校清算案是我国首例民办学校清算案。近年来,南方证券、汉唐证券、大鹏证券等三大证券公司以及翡翠航空、唯品会等大型企业破产清算,ST科健、ST中华等6家上市公司和金田实业、中昊股份、华盛科技投资有限公司等4家退市公司成功破产重组。通过破产清算或重整,促进了资金、技术、人才等经济资源的有效配置,助力经济结构转型,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经济效果。

为适应深圳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深圳坚持破产审判机构专业化、人员专业化、管理规范化的发展道路,努力按照《企业破产法》等相关法律的规定落实破产审判职责。

组织体系方面,深圳按照人事分类管理改革和司法权运行机制改革的要求,完善院长、副院长、审判长、合议庭的组织架构,实行合议庭负责制和岗位责任制。破产法庭现在有三个固定的合议庭,有12名法官和7名助理。院长、副院长均编入合议庭,担任审判长。第一合议庭和第二合议庭实行独特的“双审判长”制度,以适应重大案件协调的需要。深圳中院实行宽严相济的破产登记制度,坚持形式审查与实质审查相结合的破产申请模式。

破产法庭的合议庭互相回避

2010年以来,深圳中院制定了《破产案件立案审查规程》、《重整案件审理规程》、《破产案件管理人工作规范》、《公司强制清算案件定理规程》等9项制度。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破产

除知识产权和劳动争议案件外,所有涉及破产企业的破产衍生案件均由破产法院审理。破产法庭实行合议庭相互回避制度,同一企业的破产案件和破产衍生案件由不同的合议庭审理。通过破产程序与债务人诉讼程序的配合,解决了传统商事审判模式下破产审判周期长、衍生诉讼与破产审判衔接等问题,也促进了管理人的监督。

长期以来,深圳一直在积极探索新的破产审判机制。其中,深圳推进转破产程序改革,对资不抵债的执行人进行清算,使所有债权人得到公平清偿,为解决执行难问题提供了制度支持。深圳简化听证程序和债权人会议程序,对债务人下落不明的案件试行最短公告期和债权申报期;与执行局指挥中心协调,利用鹰眼查控网快速排查破产企业财产,缩短财产排查时限。原则上要求在适用简易破产程序的六个月内结案。受最高法院委托,深圳还起草了执行转破产的司法解释。

借鉴香港和一些国家的经验,深圳也建立了管理人救助基金制度。管理人援助基金由两部分组成:管理人报酬提取和财政拨款,专门用于特殊目的。财政资金每年约200万元。援助资金用于支付破产费用和管理人的报酬。一方面有利于非生产性案件的顺利进行;另一方面,有利于培养一支稳定、专业的破产管理人队伍。

积极推进破产制度的完善

破产信息披露平台主要包括“破产公告”、“破产案件信息”、“破产法律法规”、“破产案件审理制度”和“破产管理人管理制度”五大栏目。其中,“破产公告”、“破产法律法规”、“破产案件审判制度”、“破产管理人管理制度”等栏目面向当事人、社会公众和法院公开;“破产案件信息”一栏根据披露对象的不同,区分披露内容。平台正式运营后,公众将可以查询破产案件受理、管理人任命、破产申请驳回、破产宣告、破产程序终止等情况;除上述信息外,当事人还可以查询债权申明书的确认、重整计划、和解协议、破产财产的分配等。

不同级别的宣传有什么区别?对于当事人披露的破产信息,当事人可以通过身份证号码和预留手机号码查询,也可以通过法院提供的密码查询;对查询社会公开的破产信息没有技术限制。对于法院披露的破产信息,破产案件受理后,将及时提醒相关部门解除对债务人的保全措施,暂停执行程序;对债务人已经提起但尚未终结的民事诉讼,在管理人接管债务人财产后中止并继续进行;涉及债务人的民事诉讼只能向受理破产申请等的法院提起。从而保证破产案件中的所有债权人都能得到公平的补偿。

深圳中院表示,深圳将继续创新,积极推进小额破产案件简易程序和管理人运行机制改革。据了解,在我国,个人破产立法还是一个空白领域。深圳法院通过破产案件的审理,积极探索和积累经验,为国家这一层面的立法提供参考和依据。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将全力配合最高法院的工作

深圳市企业破产协会副会长、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徐胜峰认为,深圳破产审判的探索一直走在全国前列。“2007年新破产法实施后,我国许多地方开始审理破产案件。深圳早在1993年就有专门审理破产案件的破产法庭。到目前为止,我国设有专门破产法院的城市并不多。而且,深圳的破产审判始终坚持市场化、专业化,培养了一批优秀的管理人中介。”徐胜峰特别指出,近年来,深圳在全国破产审判工作中率先推行“管理人分类管理制度”,根据不同案件指定不同层级的管理人负责破产管理工作,既保证了破产审判质量,又有利于管理人队伍建设。

徐胜峰认为推出破产信息披露平台非常有意义,是对社会公共信用信息系统的有益补充。“过去,在我们的工作中,客户经常咨询。有没有什么渠道可以查到债务人的破产信息?但当时完全没有渠道,工商局也没有备案。目前,信贷系统中没有关于债务人破产的信息。”

徐胜峰介绍,他曾专门登录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官网查询破产信息。他发现,不同的披露水平会导致不同的信息披露。今后当事人可以查询案件受理信息及相关裁定、公告等重要文件。“过去破产案件很少,公众对破产案件的审理也没有充分了解。也有人质疑破产案件中存在暗箱操作。信息披露有利于破产案件当事人及时获取信息,保证审判工作的公开透明,同时增加当事人对破产案件审判工作的了解,便于其监督法院工作。"

徐胜峰还提醒,破产信息披露平台刚刚开始运营,向社会公众和案件当事人披露的信息需要详细界定。“很多企业破产重组的信息涉及到很多商业利益和商业秘密。未来,我们必须研究如何平衡信息披露和信息安全。”

深圳破产审判经典案例

广国投破产案

中国首例非银行金融机构破产案。在广国投破产案中,深圳中院首次聘请中外中介机构组成清算组,创设债权人会议主席委员会,创设债权申报登记审查程序,创设集中委托执行机制。通过广国投破产案,积累了跨境破产的成功经验。

南方证券公司破产

中国最大证券公司破产案。本案共提起债权2132件,提起衍生诉讼330余件,处置破产财产总额160.56亿元,普通债权清偿率达71.4%。在第八届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上,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指出,南方证券公司破产清算案的公正审理受到国内外广泛关注,彰显了司法的公信力和权威性。

ST申泰重组案

第一个采用“整体重组再造”模式进行重组的成功案例。在裁定母公司重组的同时,还裁定了四家子公司的合并重组,创造性地形成了集团公司的子公司,即1/4的整体重组机制。通过换股换资产,分配折扣为4.15亿元,五家公司整体结算率为21.22%。该案例是企业集团整体重组的成功实践,开创了母子公司合并重组的新模式。

汉唐证券破产案

深圳探索关联公司合并清算的成功范例

2011年,创建上市公司重组网上投票规则;

2012年创建经理职业能力测试体系;

2013年创建经理层级管理和考核体系;

2014年,创建执行与破产程序衔接制度。